包头市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包府复决字〔2022〕第21号

发布日期:2022年07月01日   作者:复议三科    来源:复议三科    【字体: 】   阅读:

包头市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包府复决字〔2022〕第21号

 

申请人:李某

被申请人: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包头市分公司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22年1月25日作出的包人社工伤认字〔2021〕第非认3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22年5月5日向本机关提出复议申请,要求认定李某焕属于工伤。本机关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李某焕从2021年9月11日早8点开始手工补账,8:58还在与出纳员通电话沟通数据,显然是为邮政公司的利益,在回家后利用个人休息时间,加班从事报账员岗位职责工作,属于“在家加班工作”的情形。是否能够认定李某焕属于工伤,关键是看其发病、死亡是事发生在“在家加班工作期间”。李某焕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及医院提供的相关材料对其死亡的时间认定为“9月11日9时左右”,死亡原因为如厕时因多日加班劳累导致的猝死,足以证明其死亡是发生在“在家加班工作期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申6467号行政裁定的内容看,通常理解,“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应当是指单位规定的上班时间和上班地点。但最高法认为,职工为了单位的利益,在家加班工作期间,也应当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主要理由是:第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制定和实施该条例的目的在于对“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因此,理解“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首先应当要看职工是否为了单位的利益从事本职工作。在单位规定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突发疾病死亡视为工伤,为了单位的利益,将工作带回家,占用个人时间继续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其权利更应当受到保护,只有这样理解,才符合倾斜保护职工权利的工伤认定立法目的。第二,《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二)、(三)项认定工伤时的法定条件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而第十五条视为工伤时使用的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相对于“工作场所”而言,“工作岗位”强调更多的不是工作的处所和位置,而是岗位职责、工作任务。职工在家加班工作,就是为了完成岗位职责,当然应当属于第十五条规定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第三,视为工伤是法律规范对工作认定的扩大保护,的确不宜将其范围再进一步做扩大理解。但是,应当注意的是,第十五条将“工作场所”替换为“工作岗位”,本身就是法律规范对工作地点范围的进一步拓展,将“工作岗位”理解为包括在家加班工作,是对法律条文正常理解。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应当认定李某焕工伤。

被申请人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一)款之规定及现有证据表明,李某焕并非在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根据达茂旗医院出具的120出车单、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及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调取的事故调查询问笔录均能证明,李某焕突发疾病死亡地点为达茂旗百灵庙星河湾2栋2单元502家中,并非是其工作岗位。申请人也并非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死亡。证明人李栋、师刚的事故调查询问笔录中明确记载:李某焕及同事工作时间为上午8:30-12:00、下午14:30-17:30,周六、周日正常休息。而李某焕是在9月11日(周六)在家中猝死,明显不在工作时间。对于视同工伤的范围不宜随意扩大。在工伤认定上,应兼顾与用人单位、社会保险基金之间的利益平衡,不能无限制、无原则的扩大。因此“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必要条件是该疾病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发生,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李某焕事故中,不管是家属的书面申请,还是李某焕与同事通话,所述的在家补账,均为当事人的主观意思表示,没有单位的相关证明、通知及工作痕迹。另外,按照会计法律制度规定,会计人员不应将会计资料私自带回家中处理,且根据李某焕同事师云刚的调查笔录,当日二人已经决定前往单位加班,在家补账的事实依据不足。因此,无有效证据证明李某焕当日在家的行为是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的合理延伸,不应当认定为因工死亡。

经审理查明:李某焕,系申请人之父,是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包头市分公司的报账员,负责分公司各项日常生产费用报账,员工差旅费报账,税务申报、各项生产收入性指标填报,日常财务管理,酒水、函件账务审核等工作;正常工作时间为每周一到周五:上午8:30-12:00,下午14:30-17:30,周六日休息。2021年9月11日早9时左右,李某焕在达茂旗百灵庙星河湾2栋2单元502的家中如厕时猝死。申请人李某于2021年9月30日向被申请人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被申请人当日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经调查核实被申请人于2022年1月25日作出的包人社工伤认字〔2021〕第非认3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

以上事实有《行政复议申请书》、《关于李某焕工伤死亡认定的请示》(包邮分〔2021〕532号)、《劳动合同书》、《关于李某焕工作职责的说明》、《居民死亡医学证明(诊断)书》、《死亡注销证明》、《工伤认定申请表》(编号:包人社非工伤认字〔2021〕第3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编号:包人社工伤认字〔2021〕第非认35号)、《行政复议答辩书》、《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事故调查询问笔录》等证据材料予以证实。

本机关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视同工伤需要满足三个条件: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这一规定将工伤保险的保障范围由工作原因造成的事故伤害扩大到了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考虑了此类突发疾病可能与工作劳累、工作紧张等因素有关,最大限度地保障了职工的权益。因视同工伤属于通常意义上因工伤亡之外的扩大保护,故对视同工伤的判定,应当严格掌握,不宜对视同条件随意扩大解释,不合理扩大视同工伤的保护范围。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制定和实施该条例的目的在于对“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本案中,李某焕是9月11日(周六)9时左右在家中猝死,明显不在工作时间。且现有证据中无法证明李某焕为了单位的利益在家补账,不符合“在家加班工作”的情形。根据上述查证事实结合李某焕岗位职责特点,关于申请人所称李某焕为了单位利益,将工作带回家,占用个人时间继续工作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另查明,根据达茂联合旗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及李某焕妻子杜清的笔录记载:载明李某焕于2021年9月11日(星期六)上午9时左右如厕时死亡,死亡原因为猝死,死亡地点在家中。李某焕发病、死亡是在家中上厕所时发生的,并非属于“在家加班工作期间”。因此,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据此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无不当。

综上,被申请人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22年4月12日作出的包人社工伤认字〔2021〕第非认3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予以维持。

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接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22年6月15日